奥博新能源|青岛奥博能源电力有限公司|奥博家庭光伏系统|奥博分布式光伏系统

奥博新能源

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

回眸十二五:中国光伏 领跑世界

[2015-11-15..] 发布者:Abosolar 浏览次数:1

这是光影沉浮、云开渐明的5年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我国光伏发电装机从2010年的89万千瓦起步,到2015年三季度定格3795万千瓦,规模体量实现了超过40倍的扩充,提前半年完成“十二五”规划提出的3500万千瓦装机目标。

 

这是几度盛夏、几载寒冬的5年。美欧“双反”、产能过剩、持续亏损……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危机下,这个资本追逐的朝阳产业在“十二五”中期深陷萧瑟。一场针对光伏业的“拯救大兵瑞恩”行动密集展开,受政府持续、强大的力挺作用影响,去年以来光伏行业热情重燃、产业上下游全面回暖。

 

驻足历数,5年间,我国光伏产业已将“组件生产能力全球第一”、“发电年度新增规模全球第一”之冕纳入囊中,年内有望将取代德国跃升世界第一光伏装机大国。整装抬首,顿觉对我国光伏的思考已经不再是如何赶超世界,而是如何走在世界的前面。

 

政策力挺 国内市场蓬勃发展

 

“十二五”光伏发电目标从最初的500万千瓦,经过几次上调最终确定为3500万千瓦。截至6月底,我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578万千瓦,其中,光伏电站3007万千瓦,分布式光伏571万千瓦。这意味着,光伏成为我国各发电类型中继风电之后第二个完成“十二五”规划装机目标的能源种类。

 

在经历了低谷后,我国光伏产业自2013年开始回暖,2014年以来以惊人的速度蓬勃发展,政策、投资、市场热点纷呈、交替更迭。而得益于各项利好政策,光伏国内应用市场迅速启动并扩大,上下游企业的盈利情况也明显好转。

 

从年度电站建设市场看,2010年底我国光伏装机仅为89万千瓦,当年发电量小到没能进入国家统计范畴;2011年我国凭借290万千瓦的新增装机规模,成为亚太地区光伏市场主力;2012年新增350万千瓦,累计装机达到700万千瓦,新增市场排名全球第四;2013年我国建成光伏电站规模1479万千瓦,当年发电量是87亿千瓦时,为全国发电总量的0.17%,位列全球光伏电站年度建设第一大国,并一直保持至今;2014年我国累计光伏电站规模达到2805万千瓦,年发电量250亿千瓦时,已占全国发电总量的0.46%。

 

在政策支持加强、国内市场不断拓展的情况下,我国光伏行业逐步走出低谷,今年以来更是加速回暖。市场热情在前三季度的光伏并网装机数据里已有充分体现。截至9月底,全国光伏发电装机量达到3795万千瓦。预计全年新增光伏发电装机量将略高于1500万千瓦,截至今年底累计装机总量将达到4300万千瓦。

 

业内预计,今年四季度由于受国家能源局增调光伏装机量影响,我国光伏产业可能出现跳跃式增长,有望取代德国成为世界第一光伏装机大国。

 

国内应用市场的迅速启动和蓬勃发展,与能源主管部门对光伏产业的鼎力支持密不可分。从2013年《国务院关于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》开始,国家相关部门对光伏产业的支持政策密集出台,涵盖了从宏观到微观,从规划到管理,从中上游产品加工到下游电站建设等全领域。粗略统计,在2013年和2014年的两年中,国家级光伏支持文件数量达到20余个,各地方政府的配套文件更是上百个,各地区给予光伏发电的补贴标准从每千瓦时0.1~3元不等。

 

所有的光伏产业文件,表面看促成了装机总量变化,背后却是推动一个产业质变过程的力量。

 

“双反”减弱,弃光困境待解

 

“十二五”的光伏发展道路,从一开始就是险山深谷,而非一马平川。同业之间、政企之间乃至国与国之间,都存在着竞争关系。“双反”这个词,从2011年说到2014年,从我国光伏产业崛起后就没有消停过。

 

在我国光伏产业短暂而跌宕起伏的发展历程中,有一个规律始终不变:近期的变化总是被放大,远期的变化总是被忽视。当年被外媒称为对我国光伏产业灭顶之灾的“双反”,在首轮调查过去4年之后回头看,我国光伏产业并没有因此一蹶不振、倒地不起。相反,“十二五”以来我国光伏产业环境得到了根本性改善:国家重视、高度定位;国内市场迅速扩大;产业管理日益规范;加速产业整合,更多光伏企业学会了应对国际贸易纠纷……在第一波涌入光伏领域的热潮渐退后,随着各级政府对光伏电站的政策扶持加大,国内光伏应用市场的打开,上游产业链回暖迹象明显。最新统计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我国光伏制造业总产值超过2000亿元,硅片、电池片、组件等主要光伏产品出口额达到100亿美元。其中,多晶硅产量约为10.5万吨,同比增长20%;硅片产量约为68亿片,电池片产量约为2800万千瓦,均同比增长10%以上;组件产量约为3100万千瓦,同比增长26.4%。光伏企业盈利情况明显好转,前10家组件企业毛利率超过15%,多数企业扭亏为盈。

 

“因为有了国内市场的支撑,光伏组件出口的地区也日趋多元化,对国外单一市场的依赖已经解脱。所以现在‘双反’对我国光伏制造产业的压力已经不像两年前的时候那么大了。”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曾表示。

 

对抗让这个行业不断进步,而调整则使行业保持了应有的韧性。经过多方合力,目前我国光伏产业已逐渐克服贸易摩擦、产能过剩等不利因素,呈现制造业和用户端齐头并进的格局。

 

与此同时,“十二五”以来光伏迅速成长的脚步,也难掩当前所面临的弃光限电困境。来自国家能源局的数据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全国累计光伏发电量306亿千瓦时,弃光电量约30亿千瓦时,弃光率为10%。弃光主要发生在甘肃和新疆地区。

 

对比风电行业的统计数据不难发现,甘肃与新疆也是弃风限电最为严重的地区。这意味着,西北一些省份正面临弃光叠加弃风的不利局面。

 

今后一段时间,光伏发电从替补逐渐走向替代,既要保持发展的刚性要求,也要面临其他各类电源的竞争,市场消纳形势依然严峻。国家能源局表示,下一步将多措并举解决局部地区弃光限电问题,探索建立光伏发电与电网、新能源与传统能源协调发展的机制。

 

来源:中电新闻网